欢乐升级腾讯版2017版|下载欢乐升级游戏
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公司 > 正文

易到还有救吗?被办公场所清退、司机提现难、投资方不再“输血”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银昕丨北京报道

“我们的确已经被梦想加空间解约,目前易到总部正在寻找新的办公地点,但位于望京酒仙桥地区的?#22836;?#22242;队依然在原地办公,没有受到影响。”2月下旬,网约车平台易到被大成国际梦想加共享办公空间“请走”?#21335;?#24687;被曝出,《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从一位易到内部人士处确认了这一消息。

易到为?#20301;?#34987;“请走”?两年内已经多次变更办公地点的易到,资金链情况究竟如何?

易到为何?#36824;?#20139;办公空间“请走”?

该内部人士称,2月19日,即元宵节当天,在大成国际梦想加办公的易到总部被梦想加方面突然宣布停止合同,几百名员工被要求当日搬离。“易到总部所有员工当?#31449;?#34987;解除了进入梦想加的门禁权限,对我们来说措手不及。”对于突然解约的原因,他称公司大多数员工均?#28304;?“毫不知情”,“我?#21069;?#36827;梦想加才两个月,总部不可能只与其签订两个月的入驻合同而不提前寻找新的办公场地,这绝不是一次正常的解约。”

而据梦想加市场部的一?#36824;?#20316;人员告诉记者,此次解约并不能算是梦想加单方面强行解约,而是易到方面违约在先,“梦想加只是根据违?#35760;?#20917;正常启动解约程序。”但对于易到如何违约,她表示对具体情况不知情。

2月26日,在位于北京东四环?#26032;?#22823;成国际大厦二层的梦想加空间入口处,《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看到了贴出的告示,称易到与梦想加的合?#21152;?019年2月19日结束,易到员工不再有权进入该空间。

一位负责场地管理的行政人员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此前不断有易到司机有组织地前往该办公场地提现,而提现过程又不顺利,导致大量司机滞留在办公空间及附近区域,打扰了其他入驻单位正常办公秩序,因此梦想加做出了解约的通知。

一位易到司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2019年春节前,他开始线上申请提取?#32422;?#22312;易到账户上的三千余元收入,到现在分文没有拿到。“我和其他几位司机春节前曾去易到总部现场提现,得到的答复是‘没钱’。有的司机账户上有一万多元收入,我们很着急。”

“从2018年9月下旬以来易到的提现的确开始延迟,直至前一?#38382;?#38388;越来越困难。”上述易到内部人士确认,2018年9月底以来发生过多次大量易到司机前往大成国际梦想加提现的情形。

多次变换办公地点,易到的资金链还好吗?

如果从2017年4月算起,离开梦想加前,易到总部的办公地点已发生三次变更。

2017年4月,易到总部还在中国?#38469;?#20132;易大厦之时,发生过一次司机群体性“挤兑”,?#20013;?#19968;日半,《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曾前往现场探访发现,易到除在公司所在楼层接待司机,登?#20999;?#21517;,大厦地下一层的?#31243;?#20134;被临时用作司机提现场所。

韬蕴资本从乐视手中接手易到后不久,易到总部于2017年下半年迁往位于北京望京地区的索尼大厦。2018年元旦,易到与望京索尼大厦的合约到期,总部迁?#20004;?#22269;门万豪中心。2018年9月底开始,司机提现再度出现延迟。2018年

末,易到再次搬家,梦想加共享办公空间成为其总部新址。

对于以共享办公空间为工作场所是否从侧面意味着易到已经“没钱了”,上述易到内部人士向记者反驳说,“据我了解,北京不错地段的共享办公空间租金并不低于普通办公楼,易到看中的还是办公环?#22330;?#35774;施,?#32422;?#22330;地方的服务水平。”

几乎就在梦想加将易到总部清退出办公场地的同时,韬蕴资本创始人温晓东在社交媒体上发表了一篇长文。

温晓东在文中回顾了韬蕴资本从乐视手中接手易到的过往?#32422;?#19982;贾?#23601;?#20043;间的恩怨及债务?#26639;穡?#24182;称韬蕴资本为了支持易到将自身陷入了困顿当中,目前韬蕴资本的底子还在,按照市场公?#22987;壑导?#31639;的资产“超过一百亿”,但对于更加注重时间节点而非?#20013;?#24615;的投资公司来说,易到的负担对其影响仍然是巨大的,“目前不是能获取合理价格出手的时间。所以我们?#36134;?#32534;制,架构调整?#38469;?#20026;了能够争取时间,以求相关资产在合理的价格内得到处置。”

温晓东文末的一番话还提及了办公场地“不?#38431;?rdquo;易到的话题:“从向易到注入第一笔资金后,我们马上遇到的问题是原办公场地不愿意继续租给易到,于是我们马上四处奔走,找了好几个共享办公的空间,但?#21152;?#20110;各种原因?#36824;?#21830;、公?#39539;?#37096;门拒绝迁址。”温晓东称春节前拿出几千万解决司机提现问题,换来的结果是易到被所在办公场地清退,而该场地指的就是梦想加。

而文中更加引人关注的内容是,温晓东称“韬蕴资本计划停止向易到输血”。这是不是意味着本已出现提现困难的易到将再度面临更?#29616;?#30340;现金流问题?

?#28304;耍?#19978;述易到内部人士告诉记者,易到自身正在想尽一切办法争取让更多司机能够提现。“我们设置了一个限额,每位司机最多一次提取五千元或一万元现金,其他的钱留给更多的司机提现。”

然而,上述易到司机?#28304;?#24182;不感冒,“我更相信易到真的是又没钱了,否则我的三千元为何迟迟无法申请提现成功?”他称,目前?#32422;?#20173;在易到平台上接单,但都通知乘客将车费线下支付给他,“我宁愿给乘客打个折,也不希望?#32422;?#30340;?#25237;?#25104;果泡汤。”

严监管下,出行平台是否面临生存困?#24120;?/strong>

在各地加强对网约车监管的影响下,大多数网约车平台的生存状况正倍受考验。

以行业巨头滴滴为例,CEO程维2月15日对外表示,滴滴将做好过冬?#24613;福?#24182;将对非主要业务进行“关停并转”。对业务重组带来的岗位重叠和绩效不达标的员工进行裁减,整体比例占全员15%,涉及人数2000左右。

2012年创业以来,滴滴一直处于亏损状态,2018年全?#26133;?#25439;总额为109亿元,其中补贴司机超过113亿元。有分析人士称,滴滴亏损的主要原因并非向司机补贴的超过一百亿元,而是“顺风车?#24405;?rdquo;后为符合网约车新政而付出的合规成本(如安全中心和其他安全机制的建立,?#32422;?#28165;退不合规司机和车辆等)。就在2018年上半年,有媒体从滴?#20301;?#24713;的一份财务报表中称,滴滴2017?#26133;?#25439;25亿元,2018年的“小目标”是实现“微利”,但目前看“微利”这个小目标似乎渐行渐远。

易到的故事版本与滴?#38382;?#21542;类似?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了解到,从韬蕴资本接手易到并向其注资后,易到将全部精力?#25380;?#22312;扩大运力和单量上,去年各地对合规运营?#38590;?#26684;要求的?#26041;?#22823;量不合规运力清除出平台,对易到的影响不可谓不大。

一位在易到工作的人士曾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京沪两地“京?#21496;?#29260;”“沪籍沪车”的标?#38469;?#20998;严苛,现阶段做到“人不合格车合格”就已是“壮举”,易到正在帮助愿意合规的司机“跑腿”,做各种?#38469;?#30340;报名和证件的申请。

但易到被办公场地清退,上述易到内部人士并不认为与网约车新政有关。“主要还是因为提现困难,导致去年9月?#23383;?#21518;司机接单兴趣不高,易到的活跃?#27809;?#25968;量下?#25285;?#32780;办公场地也不再?#38431;?#25105;们。”

据了解,易到总部数百名员工目前正在各自的住处线上办公。


(网络编辑?#27627;?#20912;倩)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
欢乐升级腾讯版2017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