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升级腾讯版2017版|下载欢乐升级游戏
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宏观 > 宏观 > 正文

产业互联网时代

中国互联网的发展已经从消费互联网悄然转向产业互联网,产业互联网时代正在开启。

2019年第4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2019年第4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谢玮丨北京报道

责编:周琦

自1994年我国第一条64K国?#39318;?#32447;正式接通开始,互联网进入中国已整整25年。越来越多的信息显示,2019年,中国的互联网发展将迎来一个新的时间节点。

2018年4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会议上指出,要发展数字经济,加快推动数字产业化,依靠信息?#38469;?#21019;新驱动,不断催生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用新动能推动新发展。要推动产业数字化,利用互联网新?#38469;?#26032;应用?#28304;?#32479;产业进行全方位、全角度、全链条的改造,提高全要素生产率,?#22836;?#25968;字对经济发展的放大、叠加、?#23545;?#20316;用。要推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24708;?#21644;实体经济深度融合,加快制造业、农业、服务业数字化、网络化、?#24708;?#21270;。

20多年来,以电子商务为特征的消费互联网,为中国亿万消费者带来了跨时代的便捷和高效。随着经济的转型升级,越来越多的传统产业开始换上“数字”引擎 。“互联网+”“+互联网”,互联网在一、二、三产业的广?#27827;?#29992;,正在为越来越多的产业增添生生不息的澎湃动力。

曾经在消费互联网时代呼风?#25509;?#30340;互联网巨头们也在应势而动,纷纷尝试向传统产业赋能,酝酿着从To C向To B的战略转型。

中国互联网的发展已经从消费互联网悄然转向产业互联网,产业互联网时代正在开启。

工业互联网:制造业竞争新优势

“工业互联网”已经如此深入人?#27169;?#25104;为制造业数字化、?#24708;?#21270;转型中重要乃至首要的话题。

2月21日,在“2019工业互联网峰会”开幕式上,由于参观的人数大大超出预计,主办方不得不开始限流。这是国内工业互联网领域的顶级会议之一。

“工业互联网”之热,从主办方之一工业互联网产业联盟快速壮大中可见一斑。工业互联网产业联盟于2016年初在工信部的指导下成立。短短3年,联盟成员数量从成立之初的143家上升至目前的1000多家。

航天科工、三一重工乃至华能等传统制造业企业已开始在平台和关键?#38469;?#19978;力争国际话语权。互联网头部公司如阿里、腾讯等也开始了“抢滩”。

自2013年全球工业巨头 GE 推出自己的工业互联网平台Predix、进行艰难探索算起,工业互联网进入大众视野已经6年。

眼下正是新工业革命的窗口期,除了抢占先发优势、全力?#38469;?#21019;新,如?#25105;?#38271;远的战略眼光进行布局也是决定成败的关键因素。

时不再来,机不可失。

工业互联网实践已进入深耕阶段

各国企业和政府都在求索。

早在2017年11月,国务院就印发了《关于深化“互联网+先进制造业”发展工业互联网的指?#23478;?#35265;》,提出到2020年要支持建设一批跨行业、跨领域的国家级平台,以及构建一批企业级平台,培育30万个以上的工业APP即工业应用程序,推动30万家企业应用工业互联网平台;到2025年,形成3至5家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工业互联网平台,实现百万工业APP培育以及百万企业上云。

2018年2月24日,国家工业互联网专项工作组成立,设立在国家制造强国建设领导小组之下,工信部部长苗圩任组长。专项工作组将每年召开会议,研究讨论工业互联网发展重大事项。

p17 工信部部长苗圩(左)、中国工程院院士周济在 2019 工业互联网峰会现场交流。《中国经济周刊》首席摄影记者 肖翊 摄

工信部部长苗圩(左)、中国工程院院士周济在 2019 工业互联网峰会现场交流。(《中国经济周刊》首席摄影记者 肖翊 摄)

苗圩在“2019工业互联网峰会”上表示,工业互联网已从概念的?#21344;?#36827;入实践的深耕阶段。

“我国工业互联网发展开?#33267;己謾?rdquo;苗圩说,我国的工业互联网应用面向多领域在拓展,工业互联网已经广?#27827;?#29992;于石油石化、钢铁冶金、?#19994;?#26381;装、机械、能源等行业,网络化的协同、服务型的制造、个性化的定制等新模式、新业态在蓬勃兴起,助力企业提升质量和效益,并不断催生出新的增长点。

数据显示,国内具有一定行业和区域影响力的工业互联网平台总数超过了50家,重点平台平均连接的设备数量达到了59万台。

“据测算,2019年我国工业互联网产业规模将达到4800亿元,为国民经济带来近2万亿元的增长。”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陈肇雄介绍。

业内人?#31185;?#36941;认为,工业互联网是一片远比消费互联网更广阔的领域。消费互联网主要是连接人与商品、人与信息、人与人,连接手段从PC发展到手机等移动终端;而工业互联网则更为复杂,除了上述连接外,还要连接机器设备、应用系统、供应链上下游的企业、政府部门、相关组织等,连接手段更加多样,包括各种IoT设备,即万物互联。

工业互联网产业联盟发布的《工业互联网平台白皮书?#26041;?#24037;业互联网平台体系分为几个部分:第一层是边缘,通过大?#27573;А?#28145;层次的数据采集,以及异构数据的协议转换与边缘处理,构建工业互联网平台的数据基础;第二层是平台,基于通用PaaS(平台即服务)叠加大数据处理、工业数据分析、工业微服务等创新功能,构建可扩展的开放式云操作系统;第三层是应用,形成满足不同行业、不同场景的工业SaaS(软件即服务)和工业 APP,形成工业互联网平台的最?#21344;?#20540;。此外,工业互联网平台还包括 IaaS(基础设施即服务),以及涵盖整个工业系统的安全管理体系,这些构成了工业互联网平台的基础支撑和重要保障。

O2O、共享经济等行业几年间就已经历经一个盛衰周期。然而,GE 推出Predix至今已6年,工业互联网仍然处于起步阶段。尤其对于门类繁多、发展水平参差不齐的制造业而言,转型更不可能一蹴而就。

“工业互联网一定是要把互联网相关?#38469;酢?#27169;式和业态引入工业企业,在这个过程中就需要跨界融合。”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院长、工业互联网产业联盟理事长刘多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说,在底层的平台,比如云?#28982;?#30784;设施需要互联网提供,更重要的工业知识、流程、经验的积累和建模,一定是工业企业主导的,但在整个生产过程数字化、网络化之后,数据的分析建模又是互联网企业所擅长的。

“工业互联网平台不同于消费互联网平台,两三年就能起来。工业涉及生产制造、设计和流程管理,需要漫长的过程。无论是谷歌、阿里巴巴还是腾讯等公司,想要进入工业领域,确实不?#24708;?#20040;容易的。”刘多直言。

中国工程院院?#21475;?#36154;铨在“2019工业互联网峰会”上表示,多数企业感觉工业互联网看不清、摸不着、叫得响、热得慢,原因有很多。“从?#38469;?#26412;身看,不少企业有了基本的支撑条件,但要满足工业互联网的要求,还有很多优化和工作需要做。”

邬贺铨认为,目前我国已在消费互联网大量应用新?#38469;酰?#20294;还不够。工业IT(Information Technology,信息?#38469;酰?#21253;括传感器、检控和数据获取、制造执行系统、可编程逻辑控制器等,OT(Operation Technology,操作?#38469;酰?#21017;包括材料、机器、测量、管理、模型等,两者需要结合,否则工业互联网还是两张皮。

“我国工业互联网的应用场景非常丰富,模式创新也十分活跃,企业集成创新的能力较强。但短板在于关键核心?#38469;?#30340;突破还有待加强,特别是原创性?#38469;?#30340;突破还不多。”苗圩强调,我们要下大力气抓好工业互联网创新体系和能力建设,引导和支?#21046;?#19994;在原始创新上狠下功夫,?#27867;?#20869;功。

竞赛进入快车道

寻求转型只是手段,创造价值才?#24708;?#30340;。

GE提出了“1%的力量”的概念。在工业互联网所推动的变革中,即便效?#25163;?#25552;升1%,所带来的效益也是巨大的。举例来说,全球?#35745;?#21457;电厂生产效率提高1%,可节?#25216;?#20540;660亿美元?#21152;停?#22312;?#25512;?#21208;探开发领域,?#26102;?#21033;用率提高1%,每年将减少近900亿美元?#26102;局?#20986;;在航空发动机领域,如果能够节省1%的燃料,未来15年可以给?#31361;?#33410;约300亿美元。

随着国内外的传统制造企业纷纷转型,工业互联网竞赛已进入快车道。

国内方面,作为工业互联网平台领域的“先行者”,2015年6月组建的航天云网科技发展有限责任公司(下称“航天云网”)打造了我国第一个工业互联网平台。

航天云网党委书记、董事长李雪梅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介绍,航天云网平台采用INDICS(工业互联网空间)+CMS(云制造支持系统)的配置,兼容?#24708;?#21046;造、协同制造和云制造3种现代制造形态。

茅台酒业、长城华冠汽车、际华纺织等知名企业和行业龙头单位背后,?#21152;?#33322;天云网。据悉,借助航天云网平台进行柔性化生产协同制造及?#24708;?#21270;改造之后,这些企业研发设计周期普遍缩减了30%~45%,生产效率提高25%~60%,成本降低10%~30%,用工减少30%~60%。

被长期视为“?#25237;?#21046;造业”代表的富?#38752;?#20063;开始发展工业互联网。去年6月,富?#38752;?#24037;业互联网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工业富联”,601138.SH)正式登陆A股。

富?#38752;?#21019;始人郭台铭表示,富?#38752;?#35201;完成由代工厂向?#24708;?#21046;造科技型公司的转型。

这是顺势而为,更?#20999;问?#25152;?#21462;?/p>

高铁是中国制造业的一张“名片”,但是其轨道铣磨车上的核心部件钢轨?#36710;?#38271;期以来靠从国外进口,是中国制造业的“卡脖子”项目之一。工业富联董事长李军旗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介绍,富?#38752;?#24320;发的?#24708;?#21046;造核心?#38469;?#38654;小?#32422;际酰?#21487;以实时?#21344;?#21046;造工厂各?#25351;?#26679;的大数据,并通过模型预测做实时?#24708;?#25511;制。雾小脑叠加其拥有的刀具加工、?#25797;?#28034;层、精密加工?#38469;?#21518;,富?#38752;?#24050;自主研发出了高铁钢轨?#24708;芟车丁?/p>

在传统制造企业看来,自己对工业设备数据具有的先天积累,是其他类?#25512;?#19994;难以逾越的壁垒。

在“2019工业互联网峰会”上,五大发电集团之一的华能亮相,让台下观众颇为意外。

华能集团CIO朱卫列表示,工业互联网是华能信息化建设的核心内容。通过5年的探索,华能实现了由传统的管理信息化到生产数字化的飞跃。

“去年我?#21069;?6%的水电厂数据集成到一起,今年要做工业互联网、信息系统、监管系统、数控系统四合一,形成未来供应链·管理模式的标准,然后再去打通水电。”朱卫列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工业互联网已经成为华能未来信息化建设的核心内容,“转型升级靠什么,就是靠IT、人工?#24708;?#21644;互联网?#38469;酰?#25105;们希望用实际行动来践行转型升级。”

在制造业企业中,海尔集团可谓“快人一步”。2016年3月,海尔正式发布了支持大规模定制的互联网架构软件服务平台COSMOPlat。

海尔?#19994;?#20135;业集团副总裁陈录城介绍,虚实测试平台对COSMOPlat平台的测试显示,设备的物联效率提升了85%,物联协议的适配数量提升了6倍,工业APP一次合格率提升了80%,数据响应能力提升了65%。

“在市场方面,COSMOPlat已经服务?#31361;?.3亿个,服务企业4.3万家,生态资源390万家。定制量7242万,连接设备2600多万。”陈录城介绍,目前海尔在六大区域搭建了12个示范基地,并且已经复制到了20多个国家。

工业互联网是产业互联网的重要部分

发现并抢占工业互联网?#28982;?#30340;不仅仅是制造业企业,商业敏锐的互联网和通信等行业的巨头们也瞄准了这一历史性机遇。

云服务为阿里巴巴实现在工业互联网的雄心提供了机会。阿里云起?#25509;?009年,起初只服务于内部业务,随后逐渐向外渗透。

进入2017年后,阿里云在工业互联网的布局速度明显加快。2017年,阿里云先?#20999;?#24067;在广东建设阿里云工业互联网云平台;2018年6月,阿里又与浙江中控、之江实验室合作推出了国家级工业互联网平台supET。据悉,该平台已有200多家生态参与方入驻,并已为企业创造利润。

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刘松介绍,阿里的实践显示,天河光能电池片良率提升7%、中策橡胶炼焦合格率提升5%,工业物联网为企业提升了非常高的经济价值。

刘松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说,工业互联网是产业互联网的重要部分。“过去10年,在消费互联网行业发生最大变化是全世界30亿部?#24708;?#25163;机塑造了我们的消费、?#29575;?#20303;?#23567;V悄?#25163;机推动了云计算和大数据的发展。去年以来,人工?#24708;?AI)、物联网(IoT)?#38469;?#21448;融合为AIoT(AI+IoT)。这个领域的一大趋势是,以工业互联网为代表的浪潮将比消费互联网更长。”

以通信设备为专长切入工业互联网领域的华为,第一要义则是为用户提供连接?#38469;酢?#21326;为云CTO张宇昕介绍,云服务过去10年主要集中于互联网的应用,如游戏、电商等,可以称之为Cloud 1.0,而华为云初始定位就是服务政企?#31361;В?#31216;之为Cloud 2.0。

“在云厂商里,我们可能是最具备工业经验的,也是为数不多能够实现全?#32531;?#20840;场景AI解决方案。”张宇昕介绍,所谓全栈,?#21069;?#25324;芯片、芯片使能、训练和?#35780;?#26694;架和应用使能在内的全堆栈方案;所谓全场景,?#21069;?#25324;公有云、?#25509;?#20113;、各种边缘计算、物联网行业终端以及消费类终端等全场景的部署环?#22330;?/p>

2018年,华为发布了FusionPlant工业互联网平台。“FusionPlant沉淀了华为过去30年在信息?#38469;?#26041;面的积累,同时也沉淀了华为在制造业方面的能力、服务企业的经验。”张宇昕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介绍。

张宇昕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说,华为自己的定位叫“黑土地”,不仅把ICT(Information and Communication Technology,信息和通信?#38469;?能力建设成为平台,更重要的是在平台上提供行业的?#38469;?#30693;识,让各行各业的专家把知识和经验在平台上做成公共产品、服务提供给大家。“华为在这方面是数据中立的,不与行业伙伴抢生意。华为是开放的,还具备全球化的支撑,希望与合作伙伴一起把工业互联网做大。”

无论是制造业还是互联网企业,竞逐“平台”的企业都希望打造开放平台,吸引第三方开发者和?#31361;?#20837;驻平台。业界常以消费互联网领域的操作系统类比,各家都希望打造属于“工业领域的安卓”,吸引APP开发者和最终用户入驻平台。

2018年,工信部公示2018年工业互联网示?#26029;?#30446;名单,北京索为系统?#38469;?#32929;份有限公司“基于SYSWARE构建以工业APP为核心的产品协同研发新模式”入选工业互联网平台集成创新应用试点示?#26029;?#30446;。

索为董事长李义章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说,行业里关于工业APP的发展还存在不少问题。在他看来,工业APP的培育一方面要提供正确的平台和工具,包括工业软件及其平台;另一方面,工业APP培育的主要对象是工程?#38469;?#20154;员。“目前中国IT人员的总量大概不超过600万人,而中国的工程?#38469;?#20154;员总量是4000多万人,工业APP培育应当面向这些工程?#38469;?#20154;员。与此同时,工业APP的培育也离不开政策引导和?#24335;?#25237;入”。

几个待解的难题

工业互联网市场?#26696;?#26085;益庞大,但知易行难,以营利为目的企业仍面临诸多挑战。

航天云网党委书记、董事长李雪?#26041;?#21463;《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直言,中小企业上云的积极性已经大幅提高,但还是受到市场环境的影响。“企业上云需要几个步骤,企业所有的设备要进行?#24708;?#21270;改造,实现管理信息化、?#24708;?#21270;,这些投入?#38469;?#19968;笔不小的开支。如果没有市场需求,投入怎么收回?”

不少企业仍然顾虑重重。北京兮易信息?#38469;?#26377;限公司董事长陈广乾介绍,河北某家企业已经拿到4000万元的项目补贴,但是企业配套?#24335;?#38656;要增加1.2亿元。虽然项目单雪片式地飞来,但企业董事长一个也不敢投——企业还没想明白要怎么做,这也是他们面临的迫切问题。

在业内人?#38752;?#26469;,另一个制约工业互联网落地的因素在于基础。

十三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科学院院士尹浩认为,要发展工业互联网,传统制造业的信息化、数字化建设程度是基础。?#29575;?#19978;,我国制造业企业数字化转?#32479;?#24230;参差不齐,这方面需要更加重视,“没有传统制造业数字化的进程或者信息化的进程,不可能支撑下一步的?#24708;?#21270;。”

另一个现实的考虑是,工业企业对数据更加敏?#23567;?#36890;过工厂的运营、排产等核心数据,可以判断出公司的产量、成本等核心商业机密,这些数据不可能冒被竞争对手?#31859;?#30340;风险。

浙江省工业互联网产业联盟理事长、杭州安恒信息?#38469;?#32929;份有限公司董事长?#23545;?#27492;前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说,在工业互联网的场景下,当核心设备、核心数据开始相连,安全是必须重视的一个要素。

?#23545;?#20030;例称?#27827;?#19968;家工业互联网平台服务商为一家企业提供服务,把从设备、生产线上采集到的数据上传到云端进行分析。“但企业提出了两个疑问:将核心数据放到云端,安全怎么保证?如果出了问题,该如?#38395;?#20184;?”

p20 工业互联网产业联盟在3 年时间内,联盟成员数量从成立之初的143 家上升至目前的1000 多家。 《中国经济周刊》首席摄影记者 肖翊 摄

工业互联网产业联盟在3 年时间内,联盟成员数量从成立之初的143家上升至目前的1000多家。 (《中国经济周刊》首席摄影记者 肖翊 摄)

即便是工业互联网先行者GE的发展也不是一帆风?#22330;?018年,这家百年工业巨头先是被剔除出了道琼斯产业平均指数,随后又出售了部分通用数字业务。当年12月,GE宣布成立一家独立运营的公司,专注于工业物联网软件业务组合。而Predix业务也告别早期的全面铺开,收缩至聚焦能源、航空等核心业务。

无论?#24708;?#20010;阵营的巨头,仅凭一己之力不可能完成对所?#34892;?#19994;和设备的全面主导。因此,工业互联网市场存在着非常微妙的共生和竞合关系。

去年底,GE联合AT&T、IBM等主导的工业互联网联盟,与ARM、思科等联合成立的开放雾联盟宣布合并。这也从侧面?#20174;?#20986;,巨头们认识并准备携手将包括5G、AI以及边缘计算等多种?#38469;?#24212;用到工业领域。

上一页 1 2下一页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网络编辑:崔晓萌)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
欢乐升级腾讯版2017版